第一百八十七章 外婆

“对对对,可不能让你爷爷和奶奶久等了,我们赶紧进屋吧。”黎涛赶紧转身预欲带着风嫣然进屋,就见到伺候自己母亲的海姑姑已经站在外边等着了。

“海姑姑,今个我娘怎么样啊?”

“回涛少的话,老夫人今天的气色十分的好,一早就让奴婢们准备许多的吃食。”海姑姑的话是对着黎涛说的,眼神却都落到了风嫣然的身上,一双上了年纪的眼睛含着泪水满意的点点头,随后又不声不响的擦掉眼泪,走到风嫣然的跟前,给她行了一个礼,“奴婢见过表小姐。”

风嫣然想拦已经来不及了,“海姑姑,您是外婆身边的老人,怎可给我行礼。”

“呵呵呵,敏儿小姐真是生了一个聪慧的姑娘,敏儿小姐有福啊。”拉着风嫣然的手,就是不愿意放手,就想从中找出敏儿小姐小时候的模样。

“表小姐,老夫人不知道敏儿小姐已经不在了,等会进屋后还请您找个理由稳住老夫人。我们担心她承受不住,到时候连带着老夫人……”说着说着,海姑姑一下就哽咽了,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。

毕竟小姐失踪的时候才只有五岁,让表小姐扮成敏儿小姐的模样也不行啊,太稚嫩了,还不如由表小姐亲自说与老夫人听,老夫人兴许不会有所怀疑,反而坚信不疑。

“放心吧,海姑姑,我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。”对于海姑姑的话,风嫣然没有生气,她也不过是关心老夫人罢了,其实就算8舅舅,表哥他们不叮嘱,她也不会把母亲去世的消息告诉她的,留着念想总比失去来的好。

起码让她的心灵还有寄托,这样人才有活下去的*和动力。

“海姑姑,我们可以进去了吗?”风嫣然反手握着海姑姑的手,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一下,以示安慰,让她心安和放心。

“看,都怪老奴,耽搁了这么久,不过表小姐还得稍等片刻,容老奴进去禀报。”掀开帘子就进屋去了。

“老夫人,敏儿小姐的女儿风嫣然回来了,现在正站在屋外,您看……”

“哎呦,阿海呀,你怎么能让我的乖孙女等在外面呢,这让她该怎么想我老婆子啊,快快快,还不快把人请进来。”黎老太太一听自己的孙女到了,挣扎着坐起身,看着身边的老伴道:“相公,你看看我现在的气色如何,还有衣服是不是得体啊,哎,算了,你还是把铜镜拿过来,我自己看看,我现在是不是很老啊。”黎老太太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黎震天哪能不了解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伴,她心里的那点心思他早就看透了,颤抖着手握住老伴的手,稳稳的说道:“雅彤啊,你今天很漂亮,衣服也很好看,一点也不显老,和年轻时候没啥大区别。”

雅彤噗嗤一笑,“你还不快去看看,怎么还没有进来呢。”一边说一边还把脖子在外伸,想看看他们来了没有。

“阿海不是说了嘛,就在门口呢,马上就来了。”黎震天嘴上这么说,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不忘伸长了脖子往外猛瞧。

“来了,来了,表小姐来了。”海姑姑一脸笑呵呵的进来,立刻向老夫人禀报。

“哪呢,在哪呢?”雅彤激动的看着跟在海姑姑身后进来的风嫣然,眼泪不受控制的哗啦哗啦的往下流。

“去吧,这位就是我奶奶,你的外婆。”黎傲衫非常小声的在风嫣然的耳边说着。

风嫣然一进来,越过海姑姑,看到半坐在床上的已经古稀的老人,心不自觉的开始加速跳动,眼睛也在霎那间开始酸涩,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。

“丫头,我是你的外婆。”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一声外婆的叫唤声,老人也不气馁,自己对着风嫣然介绍着,突如其来的亲人,任谁都没法在第一时间能够接受,她怎会责怪于她呢,她只会更加的怜惜她,更加的疼爱她。

“外婆。”风嫣然来到床边,握住老人枯瘦的手,轻轻的唤了一声,拿出锦帕为外婆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“长的真好,丫头啊,这些年苦了你们了。”老伴把女儿一家的情况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,她也算是了解了那么些许。

“人常说,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我们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好,外婆可以放心。”苦还是不苦,不是别人能够评判的,只有生在其中的自己最为清楚和明白。

“你就会安慰我,对了,怎么没有见到你娘亲呢?他们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。”老夫人想到女儿,不由分说的问出了口。

“外婆,见到我不开心吗?”风嫣然故意装作委屈的看着老人。

“怎么会,外婆高兴都来不及呢,你可不要瞎想啊。”老人家一听,立马着急了。

“好,你不要激动,娘亲没来是因为她身体不好,不能舟车劳顿,所以啊,就让我来了。”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,是让老人心里有期盼的谎言。

“我可怜的孩子啊……都是为娘的不好啊,都是我们害了你啊。”老太太哭的呼天喊地,都快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
“外婆,你冷静一点,娘亲只是不能舟车劳顿,平时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,你别太担心。”一个谎话要用千千万万个谎言堆积起来,看吧,又要解释了吧。

“好好,外婆不伤心,只要她好好的,外婆就高兴。”虽然不能见到自己的女儿,但只要知道她还好好的活着,她就放心。

虽然她十分的渴望见到她,但是见到了她的孙女她也是聊表安慰了,没什么比这更强的了。

“娘亲虽然不能来,可是我不是来了吗,其实还是一样的不是嘛。”风嫣然故作孩子的样子对着外婆撒娇道。没办法,她不能跟着老太太一起流泪,她还肩负着重任呢,要让外婆走出阴霾,迎接快乐和生机。

“是,是一样的,外婆见到乖孙女就开心。”老太太柔和的拥着风嫣然,抚摸着她的脑袋,轻声道。

“那外婆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,不然等我回去跟娘亲一说,她也不会安心的。”

“听我乖孙女的,外婆肯定会好好保重的。”

“表妹,你不是会医术吗,不如给外婆看看。”黎傲衫这才想起来表妹的医术十分的厉害,手上的药非常的神奇。

黎傲衫此话一出,整个屋内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到。

所有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风嫣然,个个带着不可思议。

能让黎傲衫点名的,这丫头得多有能耐啊。

不过想必她吃的苦头也不少吧,没有经历风云又哪来的彩虹。

“丫头,你会医术?”黎震天震惊过后,反应还是比较快的,立马问出口。

风嫣然看到他们震惊的模样,扑哧一笑,这反应实在是太搞笑了,他们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,需要表现的如此夸张嘛。

在所有人的期待下,风嫣然轻轻的点了下头。

“哎呦,我的乖孙女就是厉害啊。”老太太精神一下振奋了不少。

“外婆,先缓和一下,我帮你把一下脉。”说完,搭上老太太的脉搏,凝神观察了一会。

“丫头啊,如何?”黎震天紧张的问道。

“是啊,丫头,快说说。”

虽然震惊于她的医术,但是他们没有接触过,不知道她的医术到底如何?跟古稀比起来不知道谁的医术更胜一筹。

“外婆的身体的确是亏空的厉害,不过也不是说不能恢复,只是恢复起来时间会比较久。”风嫣然轻描淡写的把把脉后的情况如实以告,她肯定不知道她这话一出,是如何的惊天动地。

黎震天直接被风嫣然的话震的一愣一愣的,张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黎涛和他的夫人同样被吓到了,傻了吧唧的愣在原地。

在场的大概除了风嫣然本人外,大概就剩黎傲衫是正常的。在他看来风嫣然能说出这样的话,说明奶奶有救,而且还能多活几年。

黎震天终于缓过神来,抖抖索索的问道:“丫头……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老伴陪了他这么多年,他真的不一样老伴就这么离他而去。

“外公,我保证。”对于老人的问话,风嫣然又怎舍得说出欺骗的话。

“好,好,那你外婆就交给你了。”不管风嫣然能医治到什么程度,只要能让老伴多陪他几年,他也心满意足了,到那时他不会不强求。

“丫头啊,舅舅也相信你。”黎涛也缓过了神,继父亲之后,同样说出相信的话语。

“我先开个方子,让外婆先吃两天,把身子养一养,之后才能承受的住我的医治。”其实现在要是想出手医治也是可以的,只是她怕外婆根本承受不住,到时反而是害了她。

“好,你说外婆一定会配合的。”有了希望,老太太两眼放光。点头如算盘。

“那行,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我也一一写下,交给海姑姑,我相信海姑姑一定会遵照嘱咐做事的。”海姑姑跟随外婆多年,对她的了解不会少,所以交给她,她十分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