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七章 报仇雪恨

“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?”

此刻,饶就算是青年这般嚣张狂妄之人,心中也不由浮现出惊怒。天『籁小『说

依照他事先了解:眼前这位青年的年龄比起自己来似乎还要小上好几岁。

可从对方显露出来的实力上看,隐约间竟然能与海域内赫赫有名的剑术大师抗衡的地步。

石头直视着中年剑士,语气冷淡的质问道:“我这次过来,是想要找九星门的解决一些恩怨,你是想多管闲事了?”

中年剑士语气冷淡的说道:“九星门现今已然归属于我们北域,你既然想找他们的麻烦,我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管。”

“好!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坐视不管!”

石头冷笑一声,大地之手豁然覆盖住周围数百米空间,顿时将空间上的大部分身影活生生禁锢。

对方的剑术虽然高,可石头不相信就在自己的大地之手下,对方能够护佑住其他人。

石头的目光落在那位神色桀骜的青年身上,石头看得出来,这人身份不简单。

“他是域主之子:海玉,如若你敢杀他的话,天涯海角定没有你容身之处……”

“是吗?”

石头反问,眼中却是闪烁着寒光,脚步豁然向前跨出一步:“那我倒是想要试试!”

海玉顿感觉一股狂暴无比的恐怖大地之力豁然轰击在体内,皮肤、内脏、骨骼都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身躯好似都在这股力量下,被直接压缩到极致成一团。

石头在灵阵闭关的这段时间内,对于大地之力运用,早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,完全让人防不胜防。

“你……”

中年剑士眼中浮现出一道寒光,手中的长剑豁然飞出掌心,直接化作一道雷霆电芒携带着浩荡天威,宛如天地雷劫诛灭世间妖邪,劈向石头的身影。

大地之手凝聚成拳,携带着镇压山河般的恐怖威势,撕裂开空间,一拳砸击在雷霆当中。

只听轰动一声爆响,浩荡雷霆之威直接爆裂炸开,那道铁剑被石头一拳给震飞回去。

伴随着大地之力到达这种地步后,不管是什么法术、武术,石头全都能一力破之。

石头冷视着中年剑士,嘴里冷哼一声,左手猛然向下一压,本身就在苦苦支撑的海玉,身影猛然一震,张口便狂喷出一口血雾,身影再度被石头压制到地面中。

中年剑士看到这一幕,脸上杀机涌现,可从对方的举动上看,显然没有将域主身份放在眼里,如若再这样下去的话,海玉说不定真的会被对方压死了。

“好!很好,这件事我记住了,等到下次有机会,我定会与你好好讨教一番。”

中年剑士做人就如同是他手中的剑一般,宁折不弯,只知勇往直前,可现今就在对方的逼迫下,不得不妥协。

“我们走!”

中年剑士一把抓摄住已然快要昏迷海玉,随即脱离石头的禁锢当中。

伴随着中年剑士带人离开后,空间一下恢复死一般的静寂。

一道道目光凝聚在石头身上,宛如见到鬼神一般,充满着震撼、惊骇之色。

短短时间内,这位曾经的叛门者,却已然成为他们无法想象的存在,强势归来,而伴随着对方回归,必将在九星门中掀起一阵剧烈波澜。

“是谁杀死余生的?”

石头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,响彻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。

“是我!”

一位术士的脸色惨白,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的走上前。

石头冷漠的看了他一眼,催动着大地之手直接捏爆术士的脑袋。

石头的声音依旧冷淡的问道:“谁有参与追杀石舞他们?”

人群中又走出三四道身影,石头看也不看几人,通过大地之手一把抓摄住几人,接着用劲一捏。

只听砰咚一声爆炸声,几人的身体直接炸开成一团血雾,尸骨无存。

空间极度静寂,一股血腥、肃杀的气息环绕在天地间,而这一切却没有就此结束。

石头继续问道:“是谁下令追杀他们的?”

一道身影从人群中走出,虽然满头白,可面容年轻,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,不过那双眼睛却好似历经沧桑般,透露着出年龄的智慧与阅历。

石头对于这人并不陌生,此人正是九星门的传功长老。

算起来,两人之间并没有多大仇怨,曾经的石头更加得到过对方的重用。

不过后来石头如同棋子一般,被对方遗弃了。

“既然这样……”

石头冷漠的看着传功长老,声音却是冷如寒冰:“那你也给我去死吧!”

话音刚落间,大地之手凝聚着狂暴力量,直接向着传功长老镇压过去。

传功长老的脸色剧变,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心狠手辣,不留情面。

不等传功长老多做抵抗,便感觉一股狂暴力量轰然压制在体魄上,骨骼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脆响,体内一阵剧痛,好似快要被石头活生生捏碎全身骨骼一般……

“住手!”

眼看着传功长老的情况危在旦夕时,一道富含着威势的声音回荡在空间。

石头只感觉脚下地面出现诡异的波动,奇特的阵纹浮现在空间当中,大地之力豁然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。

这就是九星门的护门法阵:九星阵!

只是这种阵法对于石头来说,却是显得太过简单了。

石头的眼中精芒一闪而逝,接着大地之手携带着擎天之力,直接延伸出上千米距离,豁然轰击在一处山峰上。

只听轰然一声炸响,巍峨的云峰轰然垮塌,连同着位于山峰上的阵点,直接被石头给破除。

九星法阵就这般被石头解除,原本凝固在石头周身的大地之力,同样顿时自主消散……

石头抬起头,仰望着矗立在主峰上的身影,脸上携带着讥讽:“你还有什么手段,可以一并用出来。”

本就充满着肃杀之气的空间,此刻变得更加压抑与凝重了。

对于他们来说,这样的力量已然出人力所能达到的程度了。

很快的,就连那道高高在上的身影消失在顶峰。

可在这时,又一道声音再度响起:“住手。”

是沈落雁。

不过石头并没有听从对方的话语。

沈落雁继续说道:“石舞他们被我安排在其他地方。”

石头的神色微动,这次却是止住动手。

“在哪?”

“我将它们安排在一处秘密地点,如果你想见他们的话,那就跟我来吧!”

石头凝视着沈落雁,确定对方没有说谎后,最终还是选择给她这么一个面子,离开九星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