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 第二卷完结

妮妮站在原地不动,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,似乎并不打算靠近的意思。

其他小朋友张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菡柏。

菡柏见秦妮没有反应,只好再开口,“妮妮,还记得阿姨吗?阿姨是你小夏哥哥的妈妈。”

妮妮看着小夏的妈妈,后想了想,还是慢慢的点了点头,“记得。”

菡柏来过秦家几次,小智也喊过菡柏妈妈,自然记得小夏哥哥的妈妈是谁。

但对于妮妮而言,菡柏除了是小夏的妈妈之外,就是一个陌生人。

妮妮的警惕性还不错,有属于自己的想法。

菡柏见妮妮不过来,脸上的笑容也不太自然。

这个时候,菡柏从包包里掏出了一个玩偶。

“妮妮,上次我们小夏离开的时候,有让我将这个玩偶送给你,阿姨现在拿给你,你过来拿好不好?”

妮妮一听到说是小夏哥哥给她的礼物,整个神情就开始变得不一样。

“真的吗?”妮妮提高声音,一双眼睛直盯着菡柏手上的玩偶。

“真的,你过来拿好吗?阿姨伸不进去。”菡柏给妮妮比划下护栏塞不进玩偶。

妮妮犹豫了,菡柏是小夏哥哥的妈妈,说有礼物给她,但小夏哥哥的妈妈让她出去,她就迟疑了,又不能让小夏哥哥的妈妈将玩偶丢进去给她,这样子掉地上会弄脏。

“恩?”菡柏手里拿着玩偶,一脸笑眯眯的继续引诱着那边站着的妮妮。

妮妮想了想,纠结了一会,最后还是狐疑的移动了步伐,朝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眼看着妮妮的身影越来越近,菡柏就控制不了自己脸上的笑。

快了,再往前走几步。

妮妮带着迟疑的步伐,终于还是站到了小夏哥哥的妈妈身边。

果然,菡柏真的将手上的玩偶给了妮妮。

拿到玩偶礼物的妮妮整个人放松心情,不由自主的伸手抱紧玩偶,小脸上荡起了灿烂的笑容来。

“谢谢阿姨。”妮妮两眼笑眯眯的抬头看着菡柏。

菡柏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,裂开嘴角对着妮妮说,“不用客气,因为我也要谢谢你”

妮妮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,就看到小夏哥哥的妈妈突然朝她扑了过来,一手捂住了她嘴巴,直接整个将她抱走了。

“唔~”

恐怖袭上妮妮的心理,她开始拼命的挣扎,连手上的玩偶都弄掉了。

一个才几岁的女娃娃,力气能有多大。

菡柏伸手抱着她,立马转身离开,至于在后面看着的几个小朋友,一张张懵懂的小脸,啥也不懂的看着妮妮被抱走没有半点反应。

直到了好一会,才有小朋友颤抖着小脸,哭了起来,转身往回跑,估计是要去找老师。

菡柏抱着妮妮,走到拐角停放的车上,随手将小孩给丢进车里,然后开车离开。

菡柏一直以为自己绑架很完美,至少短时间内,是不会有人知道她将妮妮带去了哪。

将小孩带到了一家酒店去,她将妮妮丢到床上。

幸好床柔软,妮妮没有受很大的撞击力,但即便如此,妮妮也因为被抛而感到不舒服。

脱掉帽子,菡柏将外套也脱掉,给自己倒了被水,一边抬头朝妮妮看去。

妮妮因为气愤而张着双眼瞪着菡柏,与妈妈施芯蔼有几分相似的神韵,让菡柏更是多了几分厌恶。

“看什么看?小杂种。”

手上的水还没来得及喝几口,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

菡柏放下水杯,带着几丝不耐放走了过去。

“谁啊!”门还没有打开,突然好几个人从外面闯了进来,立马伸手抓住菡柏的手腕,直接用力的甩到墙上,整个用力压在墙上。

菡柏因为疼痛发出惨叫声,她脸蛋蹭着墙上,因为挣扎而磨破了皮,散乱的头发,让菡柏十分的狼狈。

“你们是谁,快放开我!”菡柏面孔有点阴沉,对方人高马大,力气更是大得不可思议,她只能趴在墙上,一动不动。

妮妮张大双眼,望着突变的状况,这个时候,一双乌黑的皮鞋从门口迈出来。

妮妮一看到来人,小脸立马荡起了笑容,“爸爸!”

小孩从床上站了起来,然后直接赤脚跑了下来,朝秦萧然扑过去。

男人伸出双手,轻轻的抱起妮妮,然后亲昵的摸着妮妮的头发,“不好意思,妮妮,爸爸来晚了。”

好一场父女相见的画面,菡柏看着秦萧然,目光阴沉,咬牙切齿的开口,“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?”

秦萧然听到菡柏开口,抬眸冰冷的目光瞥了过去,浑身散发出寒川般的刺骨气息。

那瞬间,菡柏不由的感到了一整心悸,毫无疑问,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,秦萧然百分百现在就杀了她。

一阵急促的跑步声,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施芯蔼,伸手扶着门口,目光看到被秦萧然抱着的女儿后,这才用力的松了一口气。

她走过去,伸手将妮妮从秦萧然的怀里抱了起来,用力的抱着妮妮,亲亲她的小脸蛋,“太好了。”

跟在施芯蔼后面走过来的小夏的爸爸,脸色格外的难看黑沉。

他抬眸看着被人压在墙上不得动弹的菡柏,眼里闪过痛处和深深的绝望,他怎么也想不到,菡柏竟然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!

菡柏看到小夏的父亲后,脸上的神情就越加难看。

要问秦萧然怎么知道菡柏在这里,答案是肯定的,让妮妮留在幼稚园的时候,秦家人怎么能放心妮妮一人。

特别是最近施芯蔼眼皮狂跳的时候,秦萧然又加强了保镖照顾小孩的安全。

打从菡柏带走妮妮到时候起,秦萧然就接到了保镖的电话。

一路上,秦萧然一边往这边赶来,一边让保镖看好妮妮的安全。

亏菡柏是混娱乐圈的,身后有一辆车子在跟踪都没发现。

小夏和小智被爸爸留在了车里,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小孩天生就敏感,即便大人没说。

菡柏被压着疼,她只能侧着头看着秦萧然,施芯蔼,以及小夏的爸爸。

她依然还想挣扎着,但她脸很疼,就像是一个失利的败家犬,只能用眼神才发泄自己的愤怒。

“菡柏,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!你怎么会堕落成现在这幅模样?”

听到秦氏夫妇说菡柏绑架了妮妮的时候,小夏的父亲简直难以置信!

他看着菡柏,突然觉得眼前的女人,竟然已经如此的陌生。

小夏父亲的,犹如在菡柏的伤口上补一刀,她冷哼了一声,看着他们,“是你们,毁了我所有的一切,我恨。”

原本绑架妮妮,菡柏只是想向秦氏夫妻威胁他们,得到她想要的利益,但如今落得这么一个下场,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秦萧然抬头示意了下旁边的保镖,“带走吧,该承担的后果,她一样也不能少。”

保镖点了点头,两人开始压着菡柏的双手,然后将她推出去。

施芯蔼抱着妮妮,亲了又亲,“抱歉,都是妈妈的错。”

施芯蔼担心给妮妮留下了不好的阴影,小妮妮抱着妈妈,伸手在施芯蔼的后背拍了拍,用自己的方式在慢慢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。

“妈妈,妮妮没事。”

施芯蔼不由的笑了笑,抱着妮妮,抬起双眸朝秦萧然看去。

在接到幼稚园老师的电话时,施芯蔼以为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的,庆幸的是,这一切,秦萧然早已经有预防。

施芯蔼直到今天才知道,原来秦萧然一直都派人在保护着他们一家。

小夏和小智乖乖的待在车上,只是透过车窗,当看到菡柏被人压下来的场面时,小夏眼里的目光逐渐的冷了下来。

小智天性单纯,没有小夏的成熟,他看到妈妈被人抓着的时候,便一个劲的抓着哥哥的手摇晃着,“哥哥,妈妈怎么被人抓着?”

“哥哥,哥哥,妈妈要走了,我们快去看看”

小夏不为所动,任由小智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手。

就算小夏想打开车门,他也打不开,因为车已经被父亲给锁住。

没多久,小夏又看到了秦阿姨抱着妮妮下来,小男孩一紧,不由的伸手趴在车窗上,然后开始握紧拳头敲着。

距离有点远,小夏不知道秦叔叔和秦阿姨他们和父亲说了什么,没多久,小夏的父亲便走了过来,拿着车钥匙,然后将车门打开。

小智见到爸爸,就开始一个劲的问起妈妈。

小夏的父亲脸上闪过一阵为难的神色,“小智,你要听话,妈妈她要工作,去国外很远很远的地方,暂时不回来了。”

果然大人们都只会用撒谎来欺骗小孩,小夏什么也没说,目光直直的望着前面。

直到了小智不再吵着要妈妈睡着的时候,小夏缓缓的开口问了一句,“妮妮没事吧?”

“恩?”小夏的父亲突然听到儿子的问话,先来不及反应后才逃避什么的又‘恩’了一声。

小夏的父亲不知道大儿子到底猜到了多少,他也没有勇气问。

大儿子有自己的想法,异常的成熟,想要接触瓦解小夏将他置之度外的围墙,他还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。

~

妮妮回到家后,爷爷奶奶就抱着猛亲。

后看到妮妮没有任何后遗症的玩乐,施芯蔼才知道,她的大女儿,比她想象中还要坚强。

回想当初妮妮安慰她的举动,施芯蔼浓浓的笑意便一直在嘴角上化不开。

晚上,妮妮和小杭杭不像平常回到自己的房间睡,而是和施芯蔼秦萧然他们睡到一起。

秦萧然他们房间的床很大,睡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完全没问题。

晚上,妮妮和杭杭两只明显比平常更加兴奋,小杭杭站在床上,甚至还不停的跺脚跳动。

已经十一点了还不睡,今天妮妮和小杭杭和他们睡,施芯蔼也就不强求孩子们现在睡觉。

夫妻两人洗完澡上床,时间十一点半。

妮妮已经躺好,躺在爸爸的身边,就剩下小杭杭,施芯蔼坐到床上,然后伸手往小杭杭的屁股拍过去。

“快躺好,该睡觉了,明天姐姐还要上学。”

小杭杭穿着纸尿布,被妈妈这么一拍之后,这才消停了,然后迈着小短腿掀开被子往里面躲去,在姐姐的身边躺下。

秦萧然拉好被子,然后躺了下来,施芯蔼将灯关了后,躺在小杭杭的身旁,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,让孩子好睡眠。

夜深人静,除了夜空上挂着的月亮,在偷着太阳的光芒来照射大地。

~

几天后,妮妮幼稚园放假了,一到这个时候,杭杭的外公外婆也过来,唐枫总是带着向瑜来他们家。

这一次凑巧的,王雪莉和许致远也带着他们家的小孩玩,还有陈云琦知道后,也拖家带口的奔过来。

原本挺宽敞的别墅,现在一来,也没那么宽敞。

一群群小朋友,凑一起玩时,连父母都开始不要了。

王雪莉的儿子最大,在一群小萝卜里面,他当起了老大飞风范。

不过妮妮不服输,开始抢着来。

王雪莉看着小孩子们,不禁调侃了一句,“真的跟我们小的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那时候,王雪莉也一直喜欢和施芯蔼争,可惜那个时候的施芯蔼就很懂事,要么是避着她,要么就直接让着。

于是王雪莉就更加不开心,还以为是表姐不喜欢跟她玩。

后来越来越懂事,心里面虽然明白,但那张嘴就不太能管。

施芯蔼笑了笑,然后继续包着饺子,秦萧然则是在旁边帮忙。

王雪莉看着施芯蔼现在的生活,嘴角也勾了起来。

王女士包饺子的速度那叫一个顺溜,笑了笑,说,“小的时候,你特别喜欢粘着芯蔼,还一边留着鼻涕一边‘姐姐’的叫着。”

王雪莉瞪大了双眼,惊讶的张了张嘴,“有这种事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”

“那时候你才一岁多两岁,哪里记得了。”王女士笑呵呵的看着手上的饺子。

其他人听着,也都笑了,芯蔼的表妹看起来挺酷的,想不到小时候喜欢粘着芯蔼,看她对芯蔼的模样,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啊。

小孩子们在玩,大人们在包饺子,人手够,一人一个,很快就多了起来。

“这么多,应该够了吧。”陈云琦动了动那大盆子。

“够了够了,你们洗洗手在这边等着吧。”

说着王女士和江雪娴两人拿着饺子,和佣人们往厨房走去,将饺子下锅去。

陈云琦他们洗洗手,回头看去,沙发那边,几位先生坐得就跟几位大爷似的,讨论着电视上播的一些关于政治上的话题。

这一点,陈云琦他们羡慕起施芯蔼,好歹秦萧然还会陪着,他们倒好,坐在哪里,等着美食端到他们面前。

可不是嘛,男主外女主内,像秦萧然这样的妻奴,唐枫他们觉得有辱他们男人的尊严。

划分清楚界限,秦萧然和他们根本不是一拨人。

至于Justin,贵族身份当惯了,理所当然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美食的到来。

当然,等他们的一伴走上来的时候,他们就知道错了。

正所谓男人能屈能伸,居然要在外面要足了面子,自然就得承当得起回房要跪遥控器的风险。

“老婆,别这样,男人嘛,哪个不是这样。”唐枫顿了顿,然后又在后面补一句,“萧然那样的不算,他不是男人。”

“别说话,孩子刚刚才睡。”向瑜伸手拍着孩子的后背,头也不回说了一句。

望着向瑜的后背,唐枫还是很不要脸的凑过去。

男人,不能耍无赖,只除了老婆。

至于被唐枫说不是男人的秦萧然,正身体力行的向施芯蔼证明他男不男人的问题。

是不是男人,只要施芯蔼知道就行,至于其他人,与他无关。

》》》施芯蔼二卷完结《《《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一直陪伴阅读晚婚的读者们,感谢!

施芯蔼的福利,将在18号或19号在群里上传。

顺道推荐下菜卷的新文【枭宠之霸妻要上位】

【先男追女&后女追男】

袁莫宁托着下巴看着陶诗茗,俊美的面孔,优雅的坐姿,男人单是随意的一个姿态,都仿佛天上的神子俊逸不凡。

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”

陶诗茗顿了顿,然后抬起头来,漆黑幽暗的瞳孔对上他。

“我为什么要喜欢你?”

“就凭你是我的未婚妻?”

后来,知道某些真相的陶诗茗,开始毫无掩饰对向袁莫宁的喜欢。

袁莫宁问她,“你为什么又喜欢我了?”

然后陶诗茗回过身盯着他双眼,认真的回了一句,“因为我喜欢你很久了。”

袁莫宁挑挑眉,“哦?”

【未满18岁的未婚妻,一场替婚要死的人,却霸道上位】

完整简介可搜书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