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

太子总是想睡我 木挽香 3737 字 2020-10-16

“楠楠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这样看皇兄?”来人看着呆滞的宋亚楠,温柔的说道:

宋亚楠久久不能回应,只能微张着嘴,睁大眼睛呆呆的盯着来人。

她震惊的有二,一是这男人称呼她为楠楠,难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字里也有个“楠”字?二是,这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?

宋亚楠默默看着眼前的人出了神。

一张脸宛如雕刻,五官立体而生动,侧脸完美的展现优美的轮廓。一双剑眉,斜斜的挂在眼睛上方,一双棕色的瞳孔,不含任何杂质,像是纯净的琥珀,高挺的鼻子,轻轻弯起的唇,惊艳诱人。

“公主怕是睡得多了!”

“呵呵呵”宋亚楠听见小桃的揶揄,这才美色中惊醒过来,尴尬的干笑两声,又装作轻松的模样,低下头,认真的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“好了,你们先下去吧!”宋清安大约是知道了宋亚楠的尴尬,轻轻的挥挥手,让众人退了下去。

“是!”众人一致的响应,又有序的退了下去,偌大的房间就剩下了宋亚楠和宋清安两个人,这下,宋亚楠感到更加紧张了。

“楠楠,来,快来坐下罢!”宋清安上了前来,轻轻的握住宋亚楠的手,带着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。

手里是自己家妹妹熟悉的触感,但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今日他的这个妹妹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但你若说哪里不一样了,他却又说不出来,真是着实奇怪了。

“皇,皇兄~”宋亚楠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暖,又是一阵局促不安,急急的挣脱那双大手,嘴上也是学着电视剧里找来的称呼。

“怎么了?”宋清安低着头看着红了俏脸的宋亚楠,还以为是哪里出了问题,便担忧的问道:

“无事,无事。”宋亚楠一抬头就看见那双澄澈的眼睛,一瞬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能随便的敷衍下去。

宋清安目光深沉的看着自己家的妹妹,辨别着她话里的真假。

“皇兄,我真的没事!”宋亚楠在宋清安面前倍感压力,就真的像是个做了坏事的妹妹一样,在接受哥哥的教导。

不知道是他的天子气息太强大,还是这张脸太过帅气了。

“无事便好,你若是有事,定要与我说!”宋清安听着自己妹妹的无奈的强调,宠溺的笑了笑,也不在用美色压迫她,选了个附近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宋亚楠看着已经坐了下来的宋清安,顿感轻松,偷偷的吐出一口长长的气,忐忑的心也渐渐慢了下来。

“你可准备好了?”宋清安突然又撇过头,问道:

“嗯?嗯?”宋亚楠又紧张了,也不知道这皇帝说的是何意,只能模糊不清的回应着:

“你怎又忘记了!你这记性,哎”

耳边传来宋清安低声的叹息,宋亚楠无以回应,只能低着头绞着自己的衣角。倒是莫名的坐实了这宋亚楠记性不好的罪名。

“楠楠,我们明天就要出发阳西了,后天估摸着就能到了,这一日的路程,虽说不长,但也是很辛苦的,你要打理的事情可有吩咐好小桃去做!”宋清安见自家妹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本来还带着些许责备的心就软了下来,只能又耐着性子又给她说了一遍。

“阳西!”宋亚楠本来还是一副委屈的模样,一听见阳西,立马激灵的抬起头,兴奋的看着他。

去阳西,那不就是能遇见祁言之了!

“怎么,现在才想起了?”宋清安轻声调笑道:

“嘿嘿,是啊,刚才才想起呢!”宋亚楠认真的打着哈哈。

要去阳西,后日?作为一缕幽魂的时候自己还听祁言之和颜朗说过,后日去阳西的不就是西洛吗?那这里莫不是西洛,那我,岂不是大公主?

哇塞,劲爆了!宋亚楠心里激动的要飞起!

“皇兄,我知道的,我会好好的准备的!”宋亚楠喜上眉梢,从椅子上蹦起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宋清安。

“你啊!就是这般不让人省心,你说,要是阳西的百姓看见你这般,怕是要说我们西洛民风粗陋了!”宋清安极为无奈的摇摇头,带着些许责备的说着,眼神却是柔情的宠溺。

“皇兄,我到了阳西自然是不会像现在这般的!”宋亚楠也是弯着眼角,笑着回答。

“哦?”宋清安像是来了兴趣,装模作样的问道:

“嗯!”宋亚楠昂着头,咬了咬下唇,眉眼带着调皮的想了好一会,这才又开口说道:“待我们到了阳西,我自然是一切都听皇兄的。皇兄让我往东,我不敢去西。保证把咋们西洛的架子端的高高的,不让别人瞧低了去!”

“哈哈哈哈哈~”听完宋亚楠的话,宋清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,爽朗好听的笑声传荡在屋内来来回回,不曾有丝毫消失的迹象。

“皇兄,你笑什么?”宋亚楠不高兴的撅起的嘴角,无辜的小眼神全是对宋清安的控诉。

“哈哈哈~”宋清安看着自己妹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,笑的更甚了,笑到细长的眼角都带上了一两点晶莹泪光。

“皇兄~”拖长的音调全是宋亚楠的不满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的好妹妹,你皇兄只是很久不见你这般活波了,这不高兴的过了头吗?”宋清安使劲的压住了笑,正襟危坐了起来,只是不断抽动着却还僵硬的嘴角,显示了宋清安的欣喜。

“皇兄,我什么时候不活泼了?”宋亚楠听着宋清安的话,心里了然,大概这公主的前世估计不是很快乐。但是现在既然都提出来了,也只能装傻充愣了,将计就计吧!

“是是是!我的好妹妹永远这么活泼,只是皇兄怕啊”宋清安突然拉长了音调,奸笑的眼神,就是打着要吊起某人胃口的主意。

“皇兄怕什么?”宋亚楠无辜疑惑的看着他,傻傻的上了套。

“皇兄怕啊!待我们到了阳西,你会不会露怯啊!”宋清安懒洋洋的靠在椅子背上,笑着说道: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荡上层层波浪。

“皇兄!”宋亚楠恼羞成怒,一张小脸气的通红。本来还是认真的听着这小皇帝会说什么,却不曾料到他给她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皇兄你这是不信我吗?这还没到阳西,却让皇兄瞧扁了去!”宋亚楠的腮帮子气的鼓鼓的。

“没没没~”宋清安急着摆着手,“皇兄只是听说那阳西的人,个个生的五大三粗,不是怕人家吓着你啊!”

“五大三粗?”宋亚楠僵硬的转过头,不可思议的反问:

什么时候阳西的人五大三粗了?她看着挺秀气的啊!尤其是那祁言之,更是她的念念不忘好吗?

一想起祁言之那不羁的面孔,宋亚楠的眼睛里又是晶晶亮的好看。

“皇兄是听陈太傅说的,说这阳西的人都是虎背熊腰,五大三粗的人,就连姑娘家也是粗蛮的狠,皇兄想着,怕是会吓着你!”宋清安说的是极其正经,还极为担忧的看着她。

“”宋亚楠看着单纯天真,眨着眼睛看着她的皇上,眼睛里是澄澈的担忧。

这是哪门子太傅?怎么会告诉这小皇帝根本就不正确的事实?

宋亚楠脸上虽是正经的脸色,可心里早已笑翻了天。哈哈!虎背熊腰?五大三粗?这要是让祁言之听见了,怕是要气死了。

可是,疑惑也开始在她心底升起,作为一个皇帝,他怎么会不知道阳西的情况呢?仅有一点信息还是他太傅告诉他的,还是错误的!难道这西洛的人都不曾出去过?这是不是有点像闭关锁国了呢?还是,这是世外桃源?

还有刚才小桃毫无顾忌的调笑,在这封建制度严苛的古代简直就是十恶不赦了,这皇帝居然也是什么都没追究。这样真是让宋亚楠吃了一惊!

这个西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。这个皇帝,又到底个是什么样子的人呢?

“怎么,楠楠你这是不相信皇兄?”宋清安见宋亚楠长时间没回应,薄唇轻抿,侧着头看着宋亚楠,带着些许愠怒,鬓角的碎发垂下,文雅之气尽显。

“没,我自然是相信皇兄的啊!”宋亚楠回过神来,笑着回答:

“哼!”宋清安不乐意了,大约是怪宋亚楠的解释太过敷衍了,转过头就是不愿再说话!

“”宋亚楠默默的看着留给她一个后脑勺的皇帝,心里内流满面,谁来告诉她这个皇帝为什么是这个样子!说好的威严呢?

“皇兄还听说,那祁皇长得及其凶猛,他儿子,那个太子怕是好不到哪里去!”宋清安高傲不过几秒,又转向头看向宋亚楠,接着开口道:

“”宋亚楠又无语了,极其凶猛?他的儿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?

“我猜想,那太子一定是个极其丑恶的人,还”宋清安眯着眼睛说道:

“皇兄,皇兄!”宋亚楠急忙忙的打断他。

“皇兄,我们这次为什么要去阳西啊!”宋亚楠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,只能转问道:

“楠楠,你是不是也不想去?”宋清安一瞬间变得兴奋了。

宋亚楠:“”

“皇兄也不想去,要不是那阳西的皇帝百般邀请,太傅也说朕需多与阳西交好,说当今,我们西洛,东有东绝,西有阳西,实在是难得很。被他说得真是烦了,才答应去的。要不然,你皇兄我才是不屑去的!”宋清安骄傲的抬了抬瘦俏的下巴,眼睛不屑的眯在一起。

宋亚楠看着宋清安,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,心里却是清明一片,这小皇帝,怕是从长大都没出过西洛,现在要不是外有国忧,怕是还不愿出来!